元祖食品有限公司

中国社科院政府政策系马广元博士去年底启动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成为本届“两会”最热门的话题。在近年来最短的一次会议中,与会代表和委员将就金融危机的最新发展进行研判,就中国下一步的政策选择、是否出台更大规模的经济刺激等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和公开辩论。那个时候的计划就更重要了。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。我们可以看到,金融危机显然是不够的。在欧盟、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继续肆虐的同时,东欧和亚洲的一些新兴国家成为新的风暴眼,引发欧盟和美国商业银行的崩溃,东方欧洲国家和拉丁美洲。 ,亚洲新兴国家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濒临破产。这说明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远未完结,不少悲观主义者甚至发出了“第二波金融海啸”的警钟。虽然危机暂时不能见底,但近期东欧和拉美的危机,我认为只是“蝴蝶效应”下金融危机的自然延伸和后遗症,而不是“蝴蝶效应”的开始。第二波”。迄今为止,人类经历了几次重大的金融海啸,无论是1929年的大崩盘还是亚洲金融危机,只是持续时间和蔓延程度不同,没有比这更致命的。”所谓“第二波”,无非是一种心理恐慌和人为放大。但不可否认,“余波”的威力之大,确实超乎想象,我们将不得不再次调整我们对全球衰退的时间和深度最悲观的预期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第四次调整对2009年世界经济表现的预测后,近日将200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仅0.5%,这可能是自二战以来的最差表现二、不能排除。负增长的可能性。美国上季度GDP下降6.2%,欧盟深度衰退,让不少人彻底放弃了2009年全球经济将复苏的幻想。就全球实体经济而言,这显然还不是最糟糕的时候。调整危机应对预案,加大政策力度,已成为各国政府的重中之重。中国几年前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,在政策选择的时机和重点上,与欧美等国采取的应对措施相比,是难得的亮点。民生方面,政策重点是解决转型期经济结构自身失衡和深层次矛盾。这种清醒的把握无疑可以给至少一个A分,对中国人的信心有相当大的提振作用。但是,我们不得不承认,虽然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困难当然是我们自己的因素造成的,但过度依赖外贸意味着全球经济“湮灭”的表现,以及中国进出口的大额进出口。 1月 秋天让我们不再抱有突破出口的幻想,财政收入和工业增加值深度下降。 2月CPI、PPI有望双双进入“负时代”,这一切都表明,虽然我们对中国经济复苏仍有信心,但形势确实比4万亿元出台时更为严峻。因此,针对当前金融危机形势,重新评估应对危机的对策和宏观目标,及时修订药方,现实地审视公共政策的得失,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,无疑是必要和紧迫的。应对计划。显然,在这场危机面前,谁能准确判断形势,主动调整政策,谁就能主动实现复苏。中央对中国经济问题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,将政策重点放在解决内需不足和经济结构失衡上也是正确的。公共政策不仅要解决紧急情况,还要解决长期发展问题。因此,在进一步推出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之前,明确公共政策的目标和价值取向,从而选择最优的政策组合方案,优先处理我们的困难和问题,无疑是成败的关键。政策的失败。首先,如何看待“保八”的目标。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“保八”,但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四次下调2009年全球增长预期时,美国GDP暴跌,欧盟经济艰难回升,新兴国家进入高位风险病房,原来可以贡献1/1 3 很明显,出口的增长不能指望,而扩大内需本身就是一项长期的工作,也就是说,要想达到8%,就只有可以指望的是投资。中国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完全可以实现8%的目标,但这意味着我们不但没有解决结构性失衡问题,反而让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更加严重。由于“保八”压力,各部委、地方难以摆脱保增长压力,着眼未来。但是,一旦“八保”成为刚性指标,将对进一步推进改革等目标产生很大的“挤出效应”,可能会再次耽误机会。其次,鉴于中国经济内外部因素造成“并发症”的典型特征,在政策取舍和取舍上,是应该着眼于紧急救灾,还是狠狠地解决经济失衡问题?经济结构和实现增长方式的转变?在当前严峻的形势下,从政策导向上不应对突发事件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无论是“4万亿”投资,还是我们的十大产业振兴计划,应急救援显然是政策的应有之意。如果一味追求应急救援,今年数据漂亮,政府控制资源和调控能力是可以做到的,但不进行结构调整,意味着即使应急救援成功,经济也将实现8%的增长,但这显然是以牺牲经济转型为代价,把调整的痛苦留给明天。再次,如何设计最优的政策组合。显然,当前的政策,无论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还是积极的财政政策,都具有非常明显的“外延”特征。财政政策都是为了扩张在政府投资方面,在政府投资有限的情况下,只能更多地依赖信贷。考虑到政府投资项目的收益,极有可能导致银行出现更多的坏账。因此,扩大内需、解决结构性失衡需要政策相结合、合力合力,重点看政策“强化”的程度,而不一定意味着无限开放信贷、随意扩大公共支出,这显然不是好事。主意。选择。我们设想,如果政策目标没有“保八”的压力,结构调整和深化改革的制度阻力将大大降低,不仅政策的主要目标不再重在美丽。短期数据,还可以通过推进重点领域改革,提高经济复苏质量,并可以把工作重点放在减税、收入分配改革、放宽门槛等更为关键和影响深远的领域。民营资本的准入,能够真正将制度的关爱延伸到弱势群体和中小企业。未来30年有可能建立起比较健康的经济结构、比较合理的产业布局,甚至是比较有活力的制度平台。因此,保经济不等于单纯的“保八”,为了“保八”而“保八”的负面影响是显而易见的。退一步说,即使我们2009年的GDP增长达到6%,在全球经济预期负增长的情况下,也肯定是世界上最好的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6 元祖食品有限公司 yuanzushipin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mambogani.com) 陕ICP备2018942350